《伏生》 一个人的精彩(图)

  新京报讯 (记者陈然)上周末,王晓鹰执导的年度大戏《伏生》在国家话剧院剧场与观众见面。该剧是中国国家话剧院本年度的最后一部新戏,同时也是国线周年的院庆大戏。《伏生》的首轮演出将演至2014年1月5日。

  12月27日、28日,新京报组织20名读者观看了《伏生》,打出85分的总成绩。剧中“伏生”的扮演者侯岩松在观众调查中获得一致好评,王晓鹰导演将传统元素融入现代话剧,舞台呈现极富创造力与冲击力,也受到了不少观众的称赞。

  话剧《伏生》故事讲述了秦时统一天下,儒学沦至废黜。秦始皇下令“焚书坑儒”,儒学一代宗师伏生将儒家大成之作《尚书》以背诵的方式保存下来。

  王晓鹰表示,《伏生》的故事最打动他的地方是“伏生把自己的生命同书籍融为一体时,其实将自己放在了无法解脱的困境中。最终,他保护了文化,像蚂蚁一样卑微地活着,困境中的人格力量也显现了出来”。

  《伏生》全剧的主要矛盾冲突是伏生与李斯之争。儒学大家伏生,爱酒如命,性情洒脱,而丞相李斯则不苟言笑,城府很深,时时显示着法家的威严。侯岩松、涂松岩这两位国话的实力演员在戏里分饰伏生和李斯。侯岩松的形体能力获得了观剧团观众100%的认可,从开场时性情不羁的酒鬼,到痛失爱子却有口难言的隐忍,再到装疯卖傻只为保命的疯子,到最后复兴儒学的老年伏生,无不被他精准地诠释。

  涂松岩饰演的大反派“李斯”,视伏生如仇敌,也是他一手造成了伏生一家的悲剧。比起侯岩松,涂松岩则长于台词。但也有观众认为,涂松岩在以往影视剧中都有很好的表现,此次大概是角色较为单一,导致发挥空间有限。

  纵观全剧,剧本将绝大部分戏份都留给了主人公伏生,导演使用歌队成员戴着面具在不同场景中轮流出演配角。有观众表示,由于故事聚焦于伏生,其他一些支线显得照顾不周,尤其是伏生之女羲娥与隐兮的一段情感戏显得十分突兀。

  近年来,王晓鹰导演的多部戏都在探索将中国传统文化元素融入现代话剧的方式。《伏生》在舞台呈现上延续了他此前在《霸王歌行》和《理查三世》中的“中国风”,同时不失现代感。无论是歌队的处理,道具的使用,还是重要场景的刻画,《伏生》都让人惊艳。尤其是全剧的高潮,伏生忍痛烧书的一幕,导演用天降红绸缎来表现熊熊大火吞噬书籍。这个导演处理与《霸王歌行》和《理查三世》的红墨水浸透宣纸有着异曲同工之妙。许多观众表示,这是全剧最震撼人心的场景。

  《伏生》无疑是王晓鹰近两年最好的作品,我喜欢它胜过《理查三世》。侯岩松以高超的形体能力成就了“伏生”,这也是全剧最有血有肉的角色。可惜的是剧本硬伤不少,除伏生外,其他人物都不够饱满,特别是隐兮对羲娥的暗恋,台词太突兀,引发笑场。